ULTRAVIOLENCE

【石青】我受困於純白曼陀羅花園之中 - 06 和 @Violet.C.Sivan 太太一起!!(牽手轉圈 我沒有失智了!我記得更新了!! 懇求紅心和評論拯救青年失智症! -----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石切丸更加警戒着周围的状况,并不是所有魔物都与其他魔物友好,为了生存、粮食、领地之类的原因而互相大打出手的魔物可多的是。他牵好青江的手,嘴上漫不经心地说着关心的话,实际上是在走回座位的路上持续勘察着状况。猎人们通常都会以避免引起民众的恐慌为前提去和魔物战斗,如今青江和石切丸所在的车厢仍然十分和平,说明了另一个魔物并不在这裡。   然而正当石切丸鬆口气准备坐下时,一声在不远处响起的枪声惊动了车厢裡的所有人。疑惑...
【石青】我受困於純白曼陀羅花園之中 - 05 和 @Violet.C.Sivan 太太一起!久違的更新!! 喜歡的話請給我們小紅心和評論(比心) -----   只要……忍过这一会,就好了吧?   他们会去到全新的地方,乘坐这火车驶向未知的终点,那么沿路的风景和绊脚石都将会是毫无意义的东西。他只要安静的陪伴在石切丸身边就好了,只要乖巧和顺从的遵循石切丸的一切命令,那就是他余下生命全部的存在形式。   是石切丸让他作为魔物的生命有了意义,那么就不需要再作他想。   火车驶进月台的一瞬间石切丸忽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错觉,他感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视线,似乎并无攻击性的只是漫无目的地扫视着所有候车的人们,可等...
【石青】來自暴風雨之丘 情人節嘛 想看甜文的太太可以趕快關掉了,真的 我通常運轉,沒有想發糖的意思,只是搭節日順風車 一如往常只是個裝逼的標題 ・不是ABO設定但是男人可以生孩子 ・文末有劇情解釋 ----- 「不好意思,我來分配今天的糧食了。」 用起了皺紋的手打開了門,在後面的是一位面容和藹的老婦人,而在她身後的是一間看起來有些年紀的小酒館。 「辛苦你了,上尉。每天都送來真是不好意思。」老婦人接過大約一人份的糧食和水,對眼前高大卻溫和的男人道謝。 而男人只是搖搖頭「這是我該做的。」 這個國家輸掉了戰爭,政府垮台之後民不聊生,而這片土地將在不久之後由敵軍接收。身為軍隊裡唯一存活的軍官...
【石青】我受困於純白曼陀羅花園之中 - 04 與 @Violet.C.Sivan 太太一起合作的作品 喜歡的話可以留下你的評論和小紅心~ -----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刻钟,石切丸掏出怀表看了第三次。金属的表链从他衣袋口垂落下来轻微摇晃,他只是手指轻轻一搭,就轻松扣上了它。   女性特有的高跟鞋声音敲击着地面回响在墙壁间,石切丸转过头就看到那个提着裙摆飞快走来的麻花辫少女,她点缀着些许小雀斑的年轻面孔有着如同秋日苹果般的红润颜色,明亮的棕色眼眸好像偷偷藏了从天上摘下来的星辰,她看起来神采奕奕,她笑起来唇角有一只酒窝。   她看起来和那些女孩儿,没有分别。   就像那些个这样临近黄昏的日子,也没...
【石青】我受困於純白曼陀羅花園之中 - 03 與 @Violet.C.Sivan 太太(牽手轉圈圈 -----   然而才被石切丸逼着咽下几口人类的血液,青江就反射性地呕吐了起来,他扶着墙壁不停发出不适的声音,从嘴里吐出的「食物」看起来比他吞下时还要更为漆黑。但石切丸只是看着,他知道青江必须习惯,虽然他对青江感到一丝丝的抱歉,但是生存比这种愚蠢的怜悯要来得重要太多了。   石切丸等到青江已经不再吐了,便要他一起在地上坐下,他把那颗头颅拿过来,开始对青江解说「吃人脑可以让我们得到这个人类所拥有的知识,所以没有多余的时间吃完全部的话,以脑为优先。」他利落地把眼球挖出来,直接塞进嘴里嚼了两下后吞...
【石青】我受困於純白曼陀羅花園之中 - 02 因為這樣那樣的關係所以跟 @VC银翘片 太太一起填這個坑! 請各位笑納 -----   对于魔物来说,“心”是一种难以描摹的东西。   拥有了“心”,石切丸却感觉不到快乐。失去了“心”,青江也未必就是痛苦的。   现在再去思考自己是否是在助纣为虐恐怕为时已晚,石切丸已经带着他的决心和他的青江离开,没有自己插手的余地了。   可是——   “哎呀哎呀,这不是小狐丸大人吗?您回来啦!”   壁炉中跳动的火光映出立在一旁的青年,被半张面具掩盖住的面孔看不出悲喜,只有一双金色的眸子幽幽闪着光。他肩上毛茸茸的狐狸形魔兽嘴巴一张一合,方才的话语毫无疑...
【石青】Waltz 收錄於之前的本子《偽典》第一集裡面的極短篇 分成兩個小部份〈Waltz for Ishikiri〉跟〈Waltz for Aoe〉 推薦搭配Bill Evans的爵士樂曲《Waltz for Debby》 ----- Waltz for Ishikiri   纖長的手指在黑白的琴鍵上跳躍著,少年的身體隨著敲擊的動作偶爾晃動,頭配合音樂的節奏一下一下地點著,自顧自彈琴的他笑的開心。 演奏結束,石切丸趕緊為自己的同窗鼓掌,儘管只有他自己在音樂教室聽青江彈琴「我覺得很棒啊,要考進音大絕對不是問題的!」   “東京厲害的人很多”   “我還不夠好”   在紙上這樣寫,青江...
【石青】我受困於純白曼陀羅花園之中 - 01 哇沒想到居然有續集((( 之前那篇就當作00吧!這邊開始是01 短小的混更 劇透一下,其實爺已經開始搞事(((((((( 弱弱的求評論qwq -----   真要說起來,石切丸的確是很想把三日月狠狠地揍一頓的。原來這就是憤怒。而看見青江那樣冰冷的視線,所感覺到的是失落、虛無,像是少了一隻胳膊、一條腿。雖然反過來之於青江,確實是如此。他失去了『心』。   使人復生對魔物來說並非易事,據石切丸所知,整個三条家以及他們分支之下的家族,僅有三日月以及小狐丸懂這種事。但在人類眼中,似乎認為是所有魔物都能輕鬆將人類復活成魔物。復活成功的人類會以魔物的姿態重生,失去身為人類時的記憶,同時也...
我還活著啊啊啊最近工作實在太勞累了放假就什麼都不想幹只想打遊戲一堆坑都等著我填,我還記得,我沒放棄TT
百粉點文活動 啊…其實百粉很久了((之前就常跟親友一起發tag寫寫短文剛好最近又進入「可以寫東西但是又不知道寫什麼」的過渡期((?????就當作答謝各位的支持開個點tag的活動(比心--tag數不限,每人一個,我會自己挑可以湊合的tag寫一篇,然後把所有tag寫完(看狀況說不定不會只有一篇的意思,就算只剩一個tag也會寫的)為了方便,tag請給名詞,不要形容詞+名詞,例如:紅玫瑰(X)紅色(O)玫瑰(O)--所有tag收到6/9晚上11點為止只會寫石青做主CP,若有副的到時候發佈會註明
【石青】我受困於純白曼陀羅花園之中 *只是個描寫設定的段子 *標題跟內文很無關 吧 *混更 *搞不好就此打住 -----   大雨滂沱。   石切丸醒來時,窗外正下著嘈雜的雨。他在他的房裡,坐在熟悉的床鋪上,可是在他的記憶中,自己並不應該在這裡。   對,青江,他和青江在鎮上的小酒館。然後?然後呢?為什麼會在這裡?青江又在哪裡?石切丸感到頭痛欲裂,卻仍舊趕緊下床往房門去。然而一打開門,就看見兄弟其中之一站在那裡。   「喔喔,石切丸,你醒過來了啊。」有著白長髮的男人站在那,對石切丸露出一如往常的笑。但現在石切丸沒有心情去搭理他的關心「青江在哪裡?!」記憶的空缺讓他感覺到體內有股不安在擴散,腦...
【石青】ALOHA - 05 以及新刊通販事宜 ALOHA的最後一更! 這次推薦的曲子是東京事變的《恋は幻》 ICE場的通販、親友預留本的表單在這:點我 表單填寫說明在噗浪 這一個噗 ,之後的通販也會公佈在噗浪上 -- 05.   石切丸坐在沙發上,手中拿著那個今天從青江那得來的棕熊小吊飾抬頭望著,日光燈把棕熊圓圓的身影投射在他的臉上。他那個讀大學的二哥小狐丸正抱著一袋零食看著懸疑電影的DVD,偶然瞥到石切丸異樣的舉動,開口關心了下「你在幹嘛?一副戀愛了的樣子。」   「嗯,我覺得我戀愛了⋯⋯。」   「喔⋯這樣啊⋯⋯欸?!」   小狐丸把才剛轉移回電影的注意力又重新轉到石切丸身上「我們石切丸也到了要踏...
【石青】ALOHA - 04 一如往常推這篇的BGM Matryoshka - Cut All Trees world's end girlfriend - 100 Years of Choke 百年の窒息 坂本龍一 - 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 (未填詞原曲) 其中一直LOOP的是 Cut All Trees ,大概是貫穿這篇的主題歌((??? 覺得自己拖延症末期,於是先把青江不告而別的理由寫進去了((??????...
【石青】ALOHA - 03 這次的BGM是Nier的配樂:Kaine salvation 跟 Ashes of dreams 尼爾的配樂真的都是神曲啊!前幾天還訂了新作《尼爾:自動人形》的中文版 最近工作忙啊還給不給人好好打遊戲了QQ 留個言陪我聊天~~~~~ 3/28更正:我居然可以把貞次打成恆次,人真的不要在半夜3點打文啊啊啊 -----   03   「您要進貞次的房間看看嗎?」青江貞次的兄長——名為青江恆次,說自己的小名是數珠丸的男人對著還來不及反應過來的石切丸淺淺一笑,將門再拉開些。時間過了二十年,他早就走出弟弟逝世的傷痛。不,倒不如說,他於青江還在世時就已經為他的死亡做好心理準備。   可這樣...
【石青】ALOHA - 02 雖然主要是以《ALOHA》這首歌作靈感,不過這次推薦搭配的是Calvin Harris的《Slide》 -----   02  「你在做什麼?」   正拿著相機聚焦在微紅的楓葉上的石切丸轉過頭,與一名有著黛綠長髮、長長的劉海蓋住半張臉、穿著跟自己一樣校服的少年四目相對。   「啊、不好意思⋯⋯我只是來這裡拍照⋯⋯」下意識就先跟人道歉的石切丸說完,才想起來自己是在學校後山,並不是什麼私有地。那不知道是幾年級的少年似乎也注意到石切丸毛衣背心上的校徽,悠忽地走了過來「我以為這所學校的人不太到這來呢,你還是我在這裡見到的第一個。」石切丸懂他的意思,由於上後山的步道入口離學校並不近,需要...
【石青】ALOHA - 01 假如寫到後面想要用印本販售的方式的話就不會繼續連載 建議搭配Møme ft. Merryn Jeann的歌曲《Aloha》食用 雖然大綱已寫好但更新速度可能極為緩慢 以下正文 ------   Aloha(中譯阿羅哈)是夏威夷語中其中一個詞語,本有希望、愛、和平以及幸福等意思。自19世紀中期被英文詞彙吸收,後來變成問候語,與「你好」的意思相近,並開始被廣泛應用。現時,Aloha大概可解作Hello、Goodbye、I love you等意思。- via Wikipedia  石切丸沿著通往山腰的道路一步一步前行著,偶爾拿起相機記錄下遼闊的山景。根據山下村民...
【石青】九月的麥穗與拉普拉斯雙子 - 04 久違小小小小小更新 -----   04. 金色鱗粉  我在黃泉的路上追趕著他的背影,可是不管我怎麼試著接近他,伸出的手都無法搆著他廣闊的肩頭。他明明是離我那麼近,卻同時在十分遙遠的地方。不論我再怎麼喊他的名,他一次也未回頭看我。  在四周是一片漆黑的冬夜醒來,整個空間是安靜地令人作嘔。沒有暖氣的房裡被冰冷的空氣充斥,我從床上坐起身,試著依靠窗外透進來的微光環顧這個我總覺得似曾相識、但也無比陌生的臥房。  「青江。」  他的聲音劃破寧靜,在我的耳邊響起,我下意識想要轉頭過去看,卻被他的大手給制止「別轉過來。」我聽見金屬和空氣摩擦的聲響,那是一種難以形容、如同銀鈴在微微作響的聲音,...
【石青】You worth more than diamonds, more than gold 收錄在之前的刊物《偽典 Pseudepigrapha》的其中一篇 中間有車,不知道可以放哪就隨便拿個空間試試,看不到的話請告訴我有哪裡可以放(毫無頭緒.jpg ------   「青江⋯?」  「石切丸⋯!」  「我找了你好久!」石切丸趕緊跑上前去抓著青江纖細的肩頭,下雪的冬天他只穿著薄薄的棉衫跟針織外套,身體在微微發抖著,好似在外挨餓受凍的小貓。  青江抿抿嘴,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不敢直視石切丸。脫下毛呢大衣給青江披上後,石切丸擔心地問「你怎麼一個人在外面?這麼冷了,早點回家啊!不然也加件——」  「我沒有帶鑰匙⋯。」  「嗯?」  「我說我把鑰匙放在家,被關在外面了。」似乎是在氣石切...
【石青】九月的麥穗與拉普拉斯雙子 - 03   03. 金魚  石切丸抱起青江那已經變得冰冷的身體,小心翼翼地不讓他的臟器再掉出來。他沒有踩煞車,要阻斷一切後路及可能性的決心至今仍然屹立不搖。不如說,在他一次又一次封閉青江可以選擇的路後,這份決意反而更加堅固。   是你的東西的話,就會是你的。若不是你的,再怎麼強求都沒有用。   當初是自己堅持要留住青江,才導致他現在對自己的執念如此深刻,現在自己只能算是回來收拾爛攤子而已。石切丸並不是不愛青江了,他只是不想看見青江繼續這樣裹足不前。  石切丸能給他最後的愛就是把他從不斷轉圈的漩渦中給推出去,順著水流到下一個地方。因此他也不反抗讓青江殺了自己、或是自己出手殺了他,當然拒絕他...
【石青】九月的麥穗與拉普拉斯雙子 - 02   02. 拉普拉斯之魔   我不敢承認在石切丸的心裡,已經漸漸遺忘了我這件事。   當初滿懷自信地以為他只會愛著我一個人直到終結,可事實告訴我的全都是我的計算出了差錯。我試著去回想到底是在什麼環節出了問題、是不是哪個細節我沒有注意到,可是我找不出答案。   好似我們漸行漸遠,是必然發生的事。   我看著沒有任何回應的手機屏幕,緊握著它的雙手在不自覺地發抖。即便我深呼吸不管多少次,還是無法讓自己冷靜下來。我丟下手機跑進浴室,連衣服都沒脫下就直接打開水龍頭,冷水從高掛的淋浴裝置灑出,溼了我的全身,可澆不熄體內的燥熱。   那種燥熱並不是欲情方面的,而是一股讓人憤恨不平的感...
【石青】九月的麥穗與拉普拉斯雙子 - 01   01. Alpha   我不禁開始回想我們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相遇的。   可能是初次見面的時候?還是我第一次在你面前哭出來的時候?總之絕對不會是你抱著我吻下去的那天。事情已經太過久遠,都已經是不知道哪輩子的事,我想不起來。   我現在才突然發現,和你的記憶都是片段不全的畫面。更正確來說,是我只記得你當時閃閃發亮的雙眼與笑容,其他的事情和細節都記不得了。   但是這樣也不錯,我不需要那些累贅佔據我的腦容量,只要記得跟你有關的事情就好。這樣說來,第一次確切記住你的笑臉的那時起,大概就是我開始愛上你的起點。即使我已經不記得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其實我很害怕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我說不...
【石青】九月的麥穗與拉普拉斯雙子 - 0 0. 騙子與善意   我對著滿天星空伸出手,彷彿這樣就可以抓住不知在何方的你。   夜風吹起了我的頭髮和外套,鑽進領口、穿過袖子。想要吹進我的血管中,再從所有的毛細孔帶走氧氣。   廣闊的柏油馬路旁是吃掉落日的冰冷水泥堤防,另一邊有事不關己的麥穗,搖曳著,好像下一秒就會恍如隔世。   我站在馬路中間,如此偏僻的地方連雙黃線都沒有畫上。夜風停下來的時候只剩蟲鳴,聽起來像是你在呼喚我的聲音,不絕於耳。我看著遠處唯一亮起的光源,對即將迎接我的未來感到興奮、喜悅、卻也恐懼。   有著兩個光點的光源越來越近,我應該要趕緊回憶些什麼關於你的事,腦中卻是一片空白。本能要我離開這裡,但是雙...
微博號重生啦 找回我的微博號啦 在這 石青沼民都可以來找我隨意聊 我很善良不會吃人的
石青小說本《偽典 Pseudepigrapha》印量調查 灣家CWT43 石青現paro小說合集《偽典 Pseudepigrapha》 發行:間宵兄妹心中事件 合作繪師:哈啾(〈A r k〉彩頁插圖)、阿企(封面) 字數:4萬以上 價格:NT250或以下 **本書為R18,購買請出示證件** 暫定收錄: A r k Endless Summer 潮音 You worth more than diamonds, more than gold 其他極短篇 (篇名及收錄內容等仍有可能更動) 試閱: 〈A r k〉: Plurk Paste試閱 LOFTER試閱 (以上兩個連結內容相...
【石青】夕暮的顏色是後悔的顏色 上一本新刊《夕暮的顏色是後悔的顏色》中收錄的同名短篇。 藝術大學教授石切丸與天才學生青江的故事。 -----   『青江,你認為後悔是什麼樣子?』   夕陽落下時,太陽已經無法再回歸高掛天空的時刻,僅能靠這最後的時間來發光,但熱已經無法傳達。橙紅的光波四散在天空,搖曳著,然後像是撒下了同樣顏色的粉末,將所有事物都沾染上那抹艷橘。而回不去的陽光所迎接的,將會是黯淡消沉的黑夜。   笑面青江孤拎拎地站在堤防的道路上,對著熊熊燃燒、但卻如此冰冷的夕陽筆直地伸出手,卻連一點夕暮也抓不住。   原來這就是後悔啊。 ※   「青江,我真的必須承認,你的畫工很好,但是......裡面就是少了...
【石青】A r k   石切丸還沒從剛才一瞬間的衝擊中反應過來。   一些還溫熱的血肉順著拋物線落在地上,有些甚至囂張地直接打在他的臉上之後滑下,留下一條條血痕。人間煉獄,看著眼前的景象腦中頓時浮現這詞彙,身上的軍服免不了也沾染上血液,鮮紅印在深色的軍服上就像是迷彩。血肉黏膩的感覺讓石切丸的胃不住的翻攪,抹過臉上緩緩流下的液體,指尖盡是刺眼的紅、正巧與心上飄揚的綠呈現強烈對比。   石切丸瞳孔緊縮,手顫抖得不像自己的,身經百戰的軍官竟就這麼杵在那裡,直到下一次的轟然巨響的來臨。這時石切丸才反應過來,立刻讓自己的小隊帶上武裝然後就定位,擔心敵人會突然從正面攻擊襲擊而來。  他提槍檢查彈藥並上膛,看著隊員們頂著鐵...
【石青】lilac -side. 石切丸- 放過一次lofter被撤了 所以轉移到P站 現paro,石青結束在本丸的任務後化為人而開始的故事。 全文沒有任何BUG,對於看似不合理的地方,都是正確無誤的。可以用兩方的角度去思考。 可配合《lilac》的正文和side.青江一起看 lilac -正文- 石切丸篇為柊太太所作,我代為上傳方便與其他兩篇放在一起。 石切丸篇走這裡
【石青】lilac *在本丸的生活結束之後成為人類在社會中生活的石青 *BGM是Vampillia的《lilac》 *各種參考,但不是參考其他作品的那種參考,因此不放上。 *算是灰暗的石青嗎? ————— 「青江,已經不會再痛了,好好休息吧。」石切丸那帶著薄繭的指尖撫過愛人冰冷的面頰,輕聲地說。而對方安祥地笑了。 笑面青江生病了,聽說是無解的病。石切丸不知道該怎麼辦,獲得人形的付喪神只能手足無措地安撫戀人那看似平靜、其實正波濤洶湧的情緒。青江笑得像是冬末春初的融雪,隨時都會化成一灘水接著蒸發在陽光下。 白色的、藍色的、各式各樣的藥錠灑落一地,保護他們不受陽光直射的棕色玻璃罐無助地躺在廚房...
【石青新刊印調】小說合集《夕暮れの色は後悔の色》 佔TAG先說抱歉 首販於灣家CWT41的石青小說本《夕暮れの色は後悔の色》(夕暮的顏色是後悔的顏色) 是短篇及中篇合集的本子 預計收錄篇章: MonoChrome(將會在Lofter發表全篇) Hello(未發表) The Beast.(已發表) Ballerikun(已發表) 言靈(未發表完整篇章) 潮音(未發表) 春葬(未發表) 蛇神的森林(暫時不會公開發表全篇) 夕暮的顏色是後悔的顏色(未發表) 視情況會有預計收錄的篇章替換成其他篇、或更改篇名的可能。 《蛇神的森林》雖然在Lofter上放了01,不過預計不會放完,至多到一半,後續收錄...
【石青新刊預告】 灣家CWT41首發,石青短篇、中篇合集 還沒決定總共要放哪些......先列確定會收錄的私心很想湊到7篇 MonoChrome Hello The Beast. Ballerikun 言靈 只能確定MonoChrome會和Lofter上的版本一致,其他短篇會有大幅或小幅的更動、增加內容。HE跟BE的篇章都有。BE占大多數 合集書名《夕暮れの色は後悔の色》(夕暮的顏色是後悔的顏色) 應該會採用日文標題進行印刷 因為覺得唸起來比較帶感 還請各位多多指教了(*ˇωˇ*人)
【石青】The Beast. 想不到標題的時候,就習慣用拿來當作靈感的歌的歌名當作標題。 這次是聽了スペクタクルP的「The Beast.」來寫的。 深夜快速短打,就沒那麼精緻,請當作他只是個混更。 ----- ※ 斷刀注意。斷刀後無法再鍛出同一把刀的設定注意。 ----- 笑面青江緊擁著刀刃已經斷裂的大太刀,於沙場上痛哭失聲。 青江的房間不算大,但卻是在與其他人的房間相隔了一座池子和花園那樣遠的地方。他不喜與別人接觸,除了和伙伴們討論出陣的事宜之外,青江平時都待在自己的房裡,偶爾欣賞只有他自己才能享受到的景色。獨自沏了壺茶,擺上遠征時買的菓子,吃著的時候臉上沒有笑容。 他不知為何自己就是與其他...
【石青】Ballerikun ※ 跳芭蕾的學弟青江與不同學院的學長石切丸,兩人是根本已經在一起但是沒有承認在一起的前提(??? ※ 靈感來源是みきとP的バレリーコ: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Ohpj2GDbRQ ※ 對芭蕾不了解只是純開腦洞,請不要把內文中對於芭蕾舞的描寫當真 ※ 狗血不用錢,爹的機動請無視。 ---------- 穿上緊身的背心和短褲,盤起長髮、拉筋,做著暖身動作,偌大的教室內僅有青江一人。禮拜六的早晨天氣良好,陽光穿透過落地窗照亮整間教室,青江練習著自己再熟悉不過的那支舞,為了下禮拜的分班做準備。 A高中是一...
【石青】MonoChrome - 09【現paro】 monochrome (n. 名詞) 單色畫;黑白相片;單色畫法 現paro 醫師石切丸與病人青江的故事。 石切丸27歲,青江17歲。 醫院地點在關西地區架空的小鎮裡,周邊有村落。 作者非醫科專門,關於醫療及病院運作的部分可能與現實有出入,請把這文當作娛樂看看就好。 前篇:MonoChrome - 08 過渡篇章、過渡篇章...... 先說好這系列是虐 ----- -09 雖然沒有證據,不過石切丸幾乎可以確定是符水的效力起了作用,青江幾乎是全好了。沒有了只醒來一個小時的毛病,有時半夜他還會自己醒來想要找水喝,與正常人的作息沒兩樣...
【石青】蛇神的森林 - 01 架空paro,蛇神石切丸跟他的祭品青江江。 被LINE群小夥伴們推了這個腦洞我受不了就寫了一發...... \結果因為會寫太長所以變成連載了/ 用志方的歌當作BGM真的寫很快而且又有感,暢快的寫完了01,不知道02是不是也能如此暢快ryy 但是還有很多其他事情要做所以會慢更......MonoChrome也慢更,我看我大概一直到12月都會慢更了 聽說12月還有場次呢,蒼天啊(吶喊 還有之前放過消息的《水星》完售了,預計會有二刷,謝謝購買的同好 ---------- 01 月色被雲藏起的夜晚,小村莊聚滿了人,村民們圍著一位穿著與眾不同的老人。火把和橙紅色的燈籠照亮了...
【石青】深夜60分創作:言靈 ※轉生paro,青江失憶,石切丸還記得身為刀的時候的記憶。 大概是 沒有後續了(?? ------「青江,你看到了什麼?」「暗紅色的...手......還有,巨大的黑影,讓人覺得不安。」「有聽見什麼嗎?」「有人在說『快撤退』......還有模糊的、低沉的聲音...。」石切丸放下手中的筆,端視著臥倒在躺椅上,閉起眼皺眉的青江。「好像有人在...拉著我?」青江把手背貼在微微冒了冷汗的額頭上,漂亮的眉皺得更深「有人在說...『回來』...跟我夢中的聲音一模一樣......。」 「好了,今天到這裡就可以了。」石切丸輕拍了青江的肩,打斷他說話。起身到角落的飲水機去倒了杯水,遞...
【石青 未來高科技paro】水星(試閱) 首販於灣家刀劍only場《日鍛月煉・特》 印調點我 是機器人及人工智慧權威的石切丸,跟AI青江的苦澀愛情故事。 背景設定在未來世界。 不要怕,是HE。真的,要相信我。 ----- 試閱(中間段節錄) 青江是被門鈴的聲音吵醒的。他見石切丸還在熟睡,便不打算叫醒他,到門口用門外的監視鏡頭查看,發現是石切丸曾經對青江提過的、他的兄弟——三日月宗近。 雖然聽過石切丸講他的事,但青江從來沒見過本人。一開門見到時發現這個人長得十分漂亮,在這個社會裡絕對是個美男子。「哎呀...是沒見過的新面孔呢。我是三日月宗近。」對方優雅地對青江伸出手,帶著同樣優雅的微笑。青江沒來由地感覺到一股...
刀劍亂舞only新刊預告 來發點東西宣告一下我還活著...... 總之就是10月灣家的刀劍亂舞only「日鍛月煉・特」的新刊預告 有四個,全部都是石青。 分別是: 《水星》(未發表) 《春葬》(未發表) 《MonoChrome》的紙本書,在LOFTER上也會連載完的 另有目前沒標題的無料一份,是配著幾年前作的現代詩寫出來的。場後會放上LOFTER。 基本上本子都是少量,沒到一定數量不會再加印。通販的部分假如場次完有剩就會開。攤號目前不確定,不過一定有攤就是了。 一次出四本我真的是要做死我自己......石青萬歲( ˇ ω ˇ )
【石青】MonoChrome - 08【現paro】 monochrome (n. 名詞) 單色畫;黑白相片;單色畫法 現paro 醫師石切丸與病人青江的故事。 石切丸27歲,青江17歲。 醫院地點在關西地區架空的小鎮裡,周邊有村落。 作者非醫科專門,關於醫療及病院運作的部分可能與現實有出入,請把這文當作娛樂看看就好。 前篇:MonoChrome - 07 這次篇幅也較少,本來想說再往下多寫一些,但後來覺得還是停在這比較好。 明天要衝場次,早早去睡。雖然已三點 ----- -08 石切丸陪著青江讀完書,在大約凌晨三點半時回到家裡沖了澡之後用大字形的姿勢躺在床上。他沒把燈打開,只...
【石青】MonoChrome - 07【現paro】 monochrome (n. 名詞) 單色畫;黑白相片;單色畫法 現paro 醫師石切丸與病人青江的故事。 石切丸27歲,青江17歲。 醫院地點在關西地區架空的小鎮裡,周邊有村落。 作者非醫科專門,關於醫療及病院運作的部分可能與現實有出入,請把這文當作娛樂看看就好。 前篇:MonoChrome - 06 慢更了對不起TT ----- -07 這大概是京極青江17年來的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在復健科醫師長曾彌虎徹的幫助下,他現在已經能自己走路了。雖然他總愛用"還不夠穩"之類的理由,好讓自己能夠勾著石切丸的手一起在街上散步。...
【石青】MonoChrome - 06【現paro】 monochrome (n. 名詞) 單色畫;黑白相片;單色畫法 現paro 醫師石切丸與病人青江的故事。 石切丸27歲,青江17歲。 醫院地點在關西地區架空的小鎮裡,周邊有村落。 作者非醫科專門,關於醫療及病院運作的部分可能與現實有出入,請把這文當作娛樂看看就好。 前篇:MonoChrome - 05 這次篇幅比起之前要少很多,主要是我私心想將這兩大段合成一節的緣故。 次要是因為今天要拍鳴狐的cos,但都三點了我行李都沒收,先斷在這(欸 不知為何特別喜歡冷冷的冬天。 最近一直在想著到底是要BE還是HE,不過他們小倆口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啊...
【石青】MonoChrome - 05【現paro】 monochrome (n. 名詞) 單色畫;黑白相片;單色畫法 現paro 醫師石切丸與病人青江的故事。 石切丸27歲,青江17歲。 醫院地點在關西地區架空的小鎮裡,周邊有村落。 作者非醫科專門,關於醫療及病院運作的部分可能與現實有出入,請把這文當作娛樂看看就好。 前篇:MonoChrome - 04 我知道我看起來超像在趕火車的(?? 因為我好想趕快寫甜蜜蜜的橋段,這兩位快點相好上,我也輕鬆啊(誤 石切爸爸跟青江的半夜一小時限定約會就要開始了,假如進展快的話(?? 然後我一如往常地在這種時間覺得好餓。 ----- -05...
【石青】MonoChrome - 04【現paro】 monochrome (n. 名詞) 單色畫;黑白相片;單色畫法 現paro 醫師石切丸與病人青江的故事。 石切丸27歲,青江17歲。 醫院地點在關西地區架空的小鎮裡,周邊有村落。 作者非醫科專門,關於醫療及病院運作的部分可能與現實有出入,請把這文當作娛樂看看就好。 前篇:MonoChrome - 03 唉,我又餓了。 已經很睏了可是就是想打完04啊 最讓我沒梗的地方已經過了,這一對終於要開始放閃啦 ----- -04 石切丸在509號房前停下腳步,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輕輕地打開門「…京極君?」病床旁的小床頭櫃上有架老舊的小檯...
我是四一。更新很慢。

© ULTRAVIOLENCE | Powered by LOFTER